归途之路于霓虹

【牛天】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4.5)

又名白鸟泽人鬼恋

又又名我的男友是痴汉(?)


前排预警!!!是人鬼恋,天童是可爱的小鬼魂。终于到了我最喜欢的剧情,撒撒撒狗血,上一辈子的事情会在下一章说明(可能大概也许没准),请相信我我是甜文爱好者我不戳刀子



4.

牛岛若利最近有个烦恼,就是前几天一起同居的红发男鬼觉,话太多了。


“若利君~早上好~”

“若利君你看那个老师的地中海,我打赌他还没到四十,真是英年秃顶啊。”

“排球部的练习好辛苦啊, 若利君都不会累的么?真是奇迹男孩若-利-君!”

“若利君你妈妈在喊你去吃饭啦,看我做什么我又不用吃饭的呀。”

“若利君听我说,我今天巴拉巴拉巴拉巴拉……”

“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天童觉靠在墙上,双手交叠在一起,眯着眼讲一天中的趣事。牛岛若利坐在书桌前,一边听着一边整理笔记。


“若利君都不怎么理我呢,好冷淡啊~”

“我在听。”

“我的意思是,跟我聊聊天嘛。”天童觉戳了戳牛岛的脸颊,“跟人交谈会让彼此关系更加亲密,还可以更加了解对方的呦。”

“那,”牛岛若利放下了笔,抬头看向天童觉,“觉可以跟我讲一讲你之前的事么。”

“诶?。”

“不行么。”

“啊不,我是有点吃惊,”天童觉拽了个椅子坐在书桌旁,“没想到若利君对我的过去感兴趣啊。”

“很感兴趣。”

“那真让我有点害羞,”天童觉眯着眼笑道,“不过遗憾的是,我记性不太好,很多事情都忘记了。”他看向牛岛若利,眼底是藏不住的爱意,“我只记得关于你的回忆,若利君。”

“那以前的我是什么样。”牛岛若利问道。


“以前的若利君啊。”

残存的记忆像本书,把之前与你相处的时光一页页的在眼前翻过。


“是个强大坚韧,固执认真的人。”

街道旁的争执,茶室里的再遇


“是个处事沉稳,内心温柔的人。”

醉酒后的亲吻,铁索上的真心。


“是个我非常喜欢,爱着的人。”




5.

“那我以前跟觉是恋人关系么。”

“更正一下,是爱人关系呦。”天童觉靠在牛岛若利耳边说道,“我们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哦~”

牛岛若利脸色微红:“……”

“哈哈哈哈哈哈哈骗你的。”天童觉做了一个ox的手势,“若利君是不是在想跟我做色情的事。”

“没有。”

“谎话先生的脸很红哦~”

牛岛若利默默背过身,天童觉放声大笑,他一边笑着一边拍着牛岛的背:“若利君还是要多练习啊,脸皮这么薄以后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会吃亏的呦~”


“咳。”牛岛若利解开衣服上的扣子,露出结实的腹肌,“今天晚上还要继续那个么。”

“不啦~补充精气的话一周一次就可以保持日常生活。”天童觉伸手抚上牛岛若利的前胸,轻轻的捏了两下,“但如果若利君想要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呦~”

牛岛若利感觉到自己的脸上又开始发烫,看了一眼在一旁憋笑的天童觉,起身打算去洗手间洗把脸冷静一下。


洗完脸后,脸上的红晕慢慢褪去。牛岛若利拿起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水珠,出了门走上楼梯时,看到了从二楼下来的牛岛夫人。

“若利刚才是去了卫生间么。”

“是的,怎么了母亲。”

“有件事刚才在吃饭的时候忘了告诉你,”牛岛夫人轻声说道,“下周末要去祭拜祖先,若利要记得留出一天时间。”

“我知道了,母亲。”

牛岛夫人摸了摸牛岛若利的头:“好孩子,回去吧。”


牛岛若利回到卧室,只见天童觉趴在床上看不知道在哪里找到的老漫画。

“若利君回来啦,来一起看少年漫画么,是热血的英雄故事哦~”

“等一会再看,有件事想跟觉说。”

“怎么了?”天童觉合上漫画书直起身,“是想跟我做快乐的事情么~那种事不需要说只要过来抱住我就可以了呦~”

“啊不是的,”牛岛若利感觉自己脸上又有些发烫,“下周末我要跟母亲去祭祖,觉要跟我一起去么。”

“……”

“觉?”

“……若利君,要去见他了啊。”天童觉低声说道,“怎么办,有点害怕了……”

“你怎么了。”

“若利君,别离开我……”

牛岛若利坐在床上紧紧的抱住了天童觉。两个人明明离得很近,但却像隔着百年那样远。


“我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拿来等你了……”

“所以,求你别再离开我……”










感觉有个地方有点小bug不过我可以解释(狡辩),牛牛第一次看到甜筒因为不认识所以只想让他下去,然后两个人相处一段时间牛牛开始对甜筒有好感面对调戏就会脸红了,这很科学。

(实话:我就是想搞脸红牛牛,被甜筒调戏的只能洗冷水降温。)


【牛天】白鸟泽乡村爱情


前排预警!!!!!非常土。之前看了有个太太做的牛牛手捧农作物的图片就忍不住想写土味,写(玩)了两天才搞出来,真的很,很ooc,有白鸟泽部分提及,至于牛牛爸爸你们就当他入赘了姓也改了(牛大岛这个名字真的好好笑我不想放弃)。

前面写的特开心后面越写越难受,唉可能我就适合写一段爽了就不要想后面。

小鬼魂🐦了两天,明天一定



很久很久以前,在白鸟泽村有一个勤劳的小伙叫牛大利。为什么叫牛大利呢?他爸牛大岛说一开始给他起这名是希望叫孩子大力以后下地干活有力气,可是同村已经有叫大力的孩子了,就用个同音词叫大利。

牛大利小时候就是个乖孩子,四五岁就跟着父亲牛大岛下地干活,帮忙除除草捉捉虫,在父亲的乡野情怀熏陶下,牛大利动不动就喜欢跟同龄小伙伴传授种地经验语录,譬如:只有肥沃的土地才能结出丰硕的果实/你家(指及小川)地不行,不如来我家地里干活吧。因为说话过于讨人厌,牛大利从小就没什么朋友,除了同村的狮爱音跟濑见见愿意跟他一起玩,青城村乌野村的孩子都不喜欢跟牛大利玩,尤其是青城村的及小川,不仅不跟牛大利玩,还经常拉着同村的岩小泉一起到牛大利面前吐舌头。

但牛大利的种地语录还是有人喜欢的,比如说同村的白布布,简直到了痴狂的程度。因为家里是卖布料的,白布布就找家里人要了块白底布拿紫色的彩笔在上面写上种地语录,每天定时观摩还要练习背诵。五小色也喜欢牛大利的种地语录,不过他表面装作不喜欢的样子,背地里偷偷学着写种地语录,还经常跑去牛大利家说:牛大利你等着吧,白鸟泽的种地王牌肯定会是我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牛大利越长越大,也到了该娶媳妇的年纪。但牛大利对娶媳妇这事一点都不上心,给他介绍小姑娘他见了也不说话。牛大岛犯愁了,这咋办,儿子娶不到媳妇,自己就没孙子抱。牛大岛愁的吃不下饭,但牛大利还是吃嘛嘛香,他对爱情没什么想法,他心里只有他那肥沃的土地。


这时村里出了件事,有户姓天的搬进了白鸟泽村,他家跟牛家一样是种地的,不过牛家地大,种的是小麦玉米等主食,天家地少,盖上棚子种的是草莓西瓜等价格略昂贵一点的水果。

牛大利是看到人盖大棚才知道村里又多了户人家,不过牛大利对凑热闹没什么兴趣,扛着锄头就去地里看看有没有活干。牛大利快走到自家地旁时,发现自家地旁蹲着个红发青年,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在干嘛。牛大利皱了皱眉,走过去问道:“你在干什么。”

“我在看地,你是这片地的主人么”红发青年没回头看牛大利,还在揉土,“你家地的黑土真不错,我要没猜错的话是不是你们家一年就种一茬小麦,剩下时间都拿来养地了。”

“嗯。”

红发青年夸张的喊了一声:“哇,真是胆大,这样费心种出来的小麦,要是没有好销路会赔的呦~”

“这不必担心,”牛大利说道,“牛家的农作物都有专门的渠道售货。肥沃的土地能结出丰硕的果实,而丰硕的果实自然也会卖到它应得到的价钱。”

“噗——”红发青年突然笑出声,“你这人好有意思。”他一边笑着,一边伸出手,“要不要交个朋友,我是新搬来的,叫天小觉。”

“牛大利。”

两个种地青年就这样因为大地相识,自那以后,天小觉总来找牛大利问种地方面的问题,而牛大利知道的种麦子种玉米等等方面,有的时候帮不上种水果的天小觉。两个人就买来关于农业的书,一起研究。就这样一来二去,两个人的关系愈发亲密,在研究农业的到路上越走越远。


这对五小色来说可太难受了,本来想成为白鸟泽种地王牌,前面有一个牛大利就够难了,现在又来个天小觉。五小色觉得他的人生就像是个茶几,上面全是杯具。


过了两年之后,牛大利已经把种地的技术掌握的炉火纯青,现在你无论是问他要种稻子麦子玉米黄豆花生黑豆绿豆……他都能给你答复,并根据你家的地给出适当的建议。而天小觉则是把果树培植学到精通,不仅掌握了嫁接修剪换土治病,还跟牛大利一样找到了固定的大客户,不以量产以求精为先。两个人成了白鸟泽村出了名的黄金单身汉,不进本村的小姑娘想嫁,邻村的小姑娘也想嫁。

“唉。”牛大岛坐在院子里,看着几个媒婆长叹一声,“不是我当爹的拦着,主要是我儿他对这事没心。”

“呦,牛大哥瞧你这话说的,”一个媒婆笑道,“这娶媳妇的好事,大利他也老大不小了,就不惦记?肯定是孩子脸皮薄,你啊多说几次就好了。”

另一个媒婆附和道:“是啊,大利今年也二十四了吧,正是娶媳妇的好岁数。牛大哥咱们都同村的我不能唬你,这老刘家的小闺女白净漂亮,多配大利啊。”

“本村姑娘好看我外村姑娘也不错啊,就隔壁伊达屯的赵姑娘,大个勤快,下地干活啥的都会。”

牛大岛摆了摆手:“各位,你们家姑娘要是真心想嫁我家大利,不如直接去找他吧。我这个当爹的没什么话,只要他同意带来我看一眼就中。”

“那我们得去哪找大利啊。”

牛大岛拿起桌旁的茶杯慢慢喝了一口:“这时候应该在地里吧,你们去了就能看到一栋小木房子,最近他都住那边。”


媒婆们一听连忙道了别就往牛家地里走,走了十多分钟才走到。她们到了那,左看右看没看到牛大岛说的小木屋,正犯愁的时候,一个小孩跑了过来,几个媒婆见了连忙拦住他,问附近有没有个小木屋。

“有啊,不知各位婶子问这个干嘛呀”

“婶子找人有事,”媒婆摸了摸小孩的头,揣给他一块糖,“能带婶子们去那个小木屋看看么。”

“行啊!”拿了糖的小孩蹦蹦跳跳走在前面,左拐右拐走到了一片树林子前,媒婆们往林里一看,约莫百米的地方有一座小木屋,屋顶的烟筒还冒着白白的炊烟。

媒婆们一看木屋有人,连忙跑进林子里,好像比身边的人快一步就能抢占先机。最先跑到门口的是个本地的媒婆,她得意看了眼后面的手下败将,喘着粗气敲起门。


“砰砰砰——”

屋里没人应声。

“砰砰砰——”

屋里还是没人应声。

正当媒婆怀疑是不是里面没人的时候,一个懒散的声音从门里传了出来:“谁啊。”

媒婆说道:“大利啊,我是村里的媒婆,来给你介绍对象来了。”

木屋的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又高又瘦的红发青年,他整理了一下睡的东一缕西一缕的头发,说道:“牛大利一早出门了,应该是下地了,婶子们要是想找他去地里找吧。”

“这样啊,那小伙子你是……”本地媒婆还没说完,就被一声尖叫打断。

“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个外地的媒婆叫道,“这不是天家的天小觉么,我去你家找好几次了没看到你人影,你爸说也不知道你在哪。”

“啊我最近跟大利准备承包山头种果树,就暂时住一起~”

“小觉啊你这脖子上咋有那么多红印子啊。”一个眼尖的媒婆问道。

“这不山里蚊子多嘛,晚上一不注意就被咬了几口。”

“哎呀平时要注意啊,别为了赚钱让自己太受罪。”

“哎谢谢婶子关心。”


媒婆们虽然没看到牛大利,但能碰到天小觉也不亏,就挨个推销起自家的闺女。天小童一边听着一边搭话,这样闲聊了半天。这时牛大利回来了,他一推开家门看见屋子里站着坐着一堆人。

牛大利:“……”

“这就是大利吧。”一个媒婆笑着说,“哎呀都长这么大了,你刚生下来的时候啊我还抱过你呢。”

牛大利:“……”

“哎那这么说,我第一次瞅着大利的时候,七八岁吧,抱着个小铁锹跟着他爹下地,那模样可乖了。”

牛大利:“……”

天小觉轻轻拽了一下牛大利的袖子,看着唠的正欢的媒婆们,低声在他耳旁说道:“这些都是找你相亲的,来半天了。”

牛大利:“……婶子们。”

“咋了大利,哎呀我还没说来这干啥,大利啊咱本村那个姓刘的小姑娘知道不你俩小时候还一起玩呢。”

“大利别听她瞎说那姑娘手脚不麻利,婶子哥家的小侄女,那叫一个勤快,下地干活啥都会,等哪天婶子牵个线让你们见一面吧。”

“都一个村的天天见娶回家看一张从小看到大的脸有啥意思,大利考虑考虑邻村的,我老妹的孩子就不错。”

“嫂子们,”牛大利轻轻拉住站在后面的天小觉,“我有喜欢的人了。”

“啥,大利你喜欢谁家姑娘啊。”

“也没听你爹提过啊,大利你跟婶子说说是谁家闺女啊。”

“暂时还不想让他知道,先麻烦各位嫂子帮我保密了。”

“你这孩子客气啥。”

“也不是啥大事,那结婚的时候记得告诉婶子一声,给你们包红包。”


等牛大利送走了媒婆们,天小觉躺在床上嘟囔道:“这帮婶子真的好闲啊,现在还是农忙时候,就来张罗相亲了。”

“小觉。”牛大利把天小觉从床上拉起来,抱进怀里,“我喜欢你。”

天小觉靠在牛大利的肩头:“知道的,我也喜欢大利呦。”

“我今天进城了。”

“啊,是帮我去买除虫剂么,大利好贴心~”

“不是。”牛大利从裤兜里掏出个小盒子,天小觉一头雾水的接过来,打开一看是银色对戒。

“我打算今年下个月就跟爹说咱俩的事,天小觉,你愿意一辈子跟我在一起么。”

天小觉合上盖子,轻轻吻上身边人的唇。


“从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我就愿意跟你一辈子了。”



这是小番外①

媒婆们回到了家,第二天全村的人都知道了牛大利有了喜欢的人,除了牛大岛还被蒙在鼓里。


这还是小番外②

天小觉在家拉着牛大利试戒指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个对戒自己带上大一点,就拉着牛大利去城里换小一码的戒指。没想到的是,他俩换戒指被同村的小姑娘看到了。第二天全村人都知道了牛大利喜欢的人是天小觉,除了牛大岛还被蒙在鼓里。


这是最后一个小番外③

牛大利带着天小觉在牛大岛面前出了柜。牛大岛有点难以接受现实,就跑去邻居家诉苦。

牛大岛:呜呜呜老李啊我儿子跟天家那小子好上了,你说我儿子以后咋办呜呜呜

邻居拍了拍牛大岛的肩膀:老牛别哭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当有俩儿子呗。

牛大岛:呜呜呜……也是,那老李你记着点帮我保密,别跟村里人说啊

邻居:……(事实上全村人都已经知道了,就你最晚知道的啊)









【牛天】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3)

又名白鸟泽之人鬼恋

又又名我的男友是痴汉


前排预警!!是人鬼恋,天童是可爱的小鬼魂。为什么我这么短呢,因为我写不动了我好懒我有罪,明天大概可能也许没准就把4补上来。


3.

真的是丢死鬼了。

天童觉趴在牛岛若利的床上不想起来。因为过于着急导致了若利君知道了自己的存在,被发现后还没及时幻形,真的是太失败了。

“唉……”天童觉叹了口气,心想以后多注意一点,应该不会再被发现的。若利君长时间不看到自己的话也应该会把自己当成幻觉的吧。就像她妈妈说的那样,“若利君长大了”之类的~


“你在干什么呢。”

“当然是在考虑怎么瞒过若利君啦……诶?!!若利君!”天童觉在床上撑起身,才发现牛岛若利不知何时回了家,现在就站在门口看着自己。

“不对啊我明明有幻形,若利君是怎么看到我的?”

“用眼睛看到的。”

“……”

“有什么不对的么。”

“也不算不对……”天童觉下了床站起身,赤着脚踩在木漆地板上,“啊……话说若利君怎么都没什么反应的。”

“什么反应。”牛岛若利走到衣柜前,把校服外套脱掉换上了日常穿的衬衫。

天童觉竖起两根手指,像是指挥家那样在空中胡乱的比划着:“不应该觉得很可怕么,很吓人么,我可是鬼哦,是灵异事件呦若利君~”

“啊,”牛岛若利突然握住天童觉的手,“因为总感觉以前认识你,在哪里见过你……所以不觉得害怕。”

天童觉愣了一下,眼前的牛岛若利仿佛跟百年前那个人重合,那个时候,他也是这样拉着自己的手,在说什么呢。

天童觉低笑了几声,用另一只手遮住眼睛,轻声说道:“若利君还真是……”

一点都没变呢。


“我怎么了么。”

“啊没什么哦~若利君先闭一下眼睛。”天童觉抬起手轻轻放在牛岛若利额头上。

“果然是被开了鬼眼啊。”天童觉收回手,叹了口气,“真是倒霉啊,若利君这一路应该是看到了不少吧,我的同行们。”

“还好。”牛岛若利说道。

“若利君一点都不害怕么,明明很恐怖的。我上次还看到了一个头破了的女鬼趴人身上,哇回想起来也觉得好可怕。若利君一定要记得不去综合楼的五楼哦,那边的大教室门口趴着一个饿鬼,谁落单去了那就得被他吃掉一半精气……”

牛岛若利一边听天童觉讲学校里的各种鬼怪,一边打开了书准备预习明天的课程。

“若利君不要看书了,听我说话嘛。”天童觉偷偷抽走牛岛若利手里的笔,放在一边,“话说若利君还不知道我叫什么诶~是不想知道么。”

“想知道。”

“那若利君喊我一声哥哥我就告诉你~”

“……”

“开玩笑的啦~”天童觉笑着说。


“我叫觉,要记住哦。”

“我记住了,觉。”

“答应了哦,不许忘了~”

“嗯,那觉今天晚上还要趴在我身上么。”

“……那件事还是拜托你快忘记吧。”





后排小声解释一下设定

幻形就是鬼隐藏自己,让普通人看不见自己。想叫隐形来着但感觉奇奇怪怪的,就搞了个幻形。

鬼眼顾名思义就是能看见鬼的眼睛,至于牛牛咋被开的,就怪天童太黏着牛牛了,导致牛牛身上鬼气越来越多引发了鬼眼。



【牛天】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1.2)

又名:白鸟泽之人鬼情未了

又又名:我的男友是个痴汉鬼


前排感谢汐给我起的名字呜呜呜汐真好

前排预警!!!是人鬼设定,天童是可爱的小鬼魂,有少量社情描写,大概可能也许没准会一天一更,或者两天,或者一周


1.

牛岛若利最近总是在做噩梦。

每到晚上睡觉时他总能感觉到有人趴在自己的身上,冰凉的舌头舔舐自己的胸口,深吻自己的双唇,四肢也被那个人压着动弹不得。而第二天醒来身上什么事情都没有,仿佛只是一场过于香艳的梦。但梦这种东西,一次两次尚在接受范围内,一个月内做着相同的梦,除了灵异事件,怕是找不到别的理由了。

“牛岛前辈?”牛岛若利回过神,发现是后辈白布贤二郎在喊自己。

“牛岛前辈最近怎么了,练习赛时经常分心,脸色也比以前差了好多。”白布贤二郎拿手背测试着牛岛额头的温度,轻声问道,“是家里出什么事情了么,牛岛前辈有什么不方便告诉学校的可以告诉我,我一定尽力为牛岛前辈分忧的。”

牛岛若利拍了拍白布的肩膀:“没什么事,你多心了。只是最近睡眠不好。”

“牛岛前辈要多注意身体啊。”

“嗯。”牛岛若利拿起水瓶喝了几口,重新回到练习场上。

——只要加大运动量,就不会做那种奇怪的梦了吧。牛岛把球高高的托起,随后跳了起来在空中用力的把球打了下去。

“啪——啪——啪——”

随着更多人结束练习赛开始日常的发球训练,体育场内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球声。

“真是热闹呢。”一个红发男子打着把黑伞,穿着老旧的和服站在体育馆门前。他头发很长,几乎要遮住了那双赤色的眼睛,“啊啦,好像很久都没看年轻人打体育游戏了呢,真怀念啊~”

体育馆里的人像是看不见门口那个红发男子一样,还在接二连三的练习发球。

“不过看久了也会无聊啊,真想加入进去呢~”红发男子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走到牛岛若利身边。牛岛刚结束了发球的训练,坐在长椅上喝水补充水分,红发男子嘻嘻笑了一声,蹲下身直接穿过水瓶吻住了牛岛的唇。

“快点结束训练回家吧,我好想你呀,若利君~”



2.

牛岛若利的噩梦已经持续了快俩个月,每天晚上的睡眠都成了一种折磨。牛岛若利也曾跟家里人说过自己的困扰,而家里人只是笑着说若利长大了。

到了晚上,牛岛若利坐在电脑椅上看上届春高排球队的冠军之战,门上挂着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困倦一阵阵袭来,而眼皮还在努力工作,不愿闭上。

“哎呀怎么还不睡呢。”红发男子坐在牛岛若利的床边,勾起一缕红发在手里绕着玩,“若利君不睡我怎么跟你做快乐的事呦~”他玩了半天,看牛岛若利还没有睡的意思,就俯下身躺在床上,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滚来滚去。

“若利君不困嘛我都能感受到你的眼睛超负荷工作了哦。”红发男子叹口气,把手指折成常人无法做到的角度,“真是没办法呀。”他跳下床,三蹦两跳的走到牛岛若利旁边,拍了拍正在工作的机箱。

“嗞——”

屏幕突然黑掉,牛岛若利一愣,他正看到精彩的决赛部分,就这么被打断也太让人难受了。

“这下若利君应该会乖乖睡觉了吧。”红发男子托着腮,看到牛岛若利半跪在电脑桌下检查电源连接,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自己是修不好的呦,若利君~”

牛岛若利检查半天,发现电源连接一切正常,试图开机几次却还是黑屏,牛岛若利叹了口气,觉得自己今天是躲不过去了。他换好睡衣躺在床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而坐在一旁的红发男子小声的欢呼了几句,便脱下自己的和服,躺在了牛岛若利的身上。他扒开牛岛若利的睡衣深吸了几口气:“啊真是美好肉体的味道~”

红发男子吸了半天,想换个地方继续痴汉行为时,他抬起头,跟另一双眼撞了个正着。

牛岛若利:“……”

红发男子:“……咿!!!!!你这个人没睡着怎么都不说一声!!!”

牛岛若利:“啊,抱歉。”

红发男子:“……”

牛岛若利:“那个,能从我身上起来么。”

红发男子:“啊……好的……”



【末路辞】三面缘

和尚只见过他三面。

第一面在林间,和尚下山采药时看见了那个人。他穿着利落的夜行衣,一手捂着腹部的伤口,一手拿着血迹斑斑的匕首,靠在槐树下,因为伤口的疼痛在微微发着抖。

和尚放下药篓,小跑过去,看清他的伤口之后,就把外袍脱下,撕下一块当纱布,开始翻找药篓里的止血药草。

“你忍着点疼。”

“唔。”

和尚嚼碎了药草,一点点给他敷上。那人看着抹药的和尚,突然咧着嘴笑道:“咳,大师为何救我。”

“阿弥陀佛,救人一命,哪里需要理由。”

“都说僧人心好,今日我才明白说的不是空话。”他挣扎起身,腹部的纱布洇出血色。“谢大师今日的救命之恩,若有机会,我定报答。”


第二面在寺里,那天是庙会,寺院里拜佛烧香的人络绎不绝。和尚站在角落里,看着烧香的人或哭或笑对着佛祖许愿。香烛燃的久了,满殿都是淡淡的檀香味。几个穿着华袍的公子哥把碎银放入供碗,方丈双手合十,口念阿弥陀佛。

等到日落西山,寺院里的人散了。和尚拿着扫帚打扫院内的垃圾,扫到门口时突然被一个人拽出了寺庙。和尚一抬头,只见是个穿着紫袍的青年,咧嘴笑的时候还能看到脸颊边有小小的酒窝。

“施主来晚了,庙会已经结束了,不如下次早点过来。”

“我不是来什么会的,我是来找你的。”青年变出一朵绸布做的花:“我前天去看师姐的时候,顺便给你弄朵花,救命之恩以身相许,你看我咋样啊。”

“休,休要胡闹。”


第三面在街角。和尚受了方丈委托,把募来的善款分施给百姓。和尚布施的时候,不曾想却被一群地痞流氓盯上。当夜,和尚打算歇息时,屋外传来了打斗声。和尚连忙跑出去,只见上次送花的紫袍青年与数个黑布蒙面的男子打了起来。

“你出来干什么!”紫袍青年喊道,“快回去!”

和尚假装没听到,挥起禅杖喊声“阿弥陀佛”便冲入了乱斗中。这一打,便是打到天明。

流氓伤的伤死的死,已经没有了反抗的能力,和尚席地而坐,也不管自己脸上沾染了血迹,念起了往生咒。

“哎,我说,”紫袍男子蹲在和尚边上,“你给他们念什么经,他们可是要杀了你的人。”

和尚不言,紫袍男子见他不说话,便忍不住逗弄他:“大师啊,你说现在你也破了杀戒,不如以后跟着我走吧,有我一口肉吃就有你一口草吃。”

“明悟已无颜面对我佛,只愿来生可再修行。”

“说什么文邹邹的话啊,你愿不愿意跟我走啊”

“好,还不知你的名讳。”

“我叫暗七,以后你叫我小七就行。”

“好,小七。”



和尚只见过他三面。

而明悟跟暗七,将会陪伴一生。


茶蘼纷纷,末路之美

【牛天·恋爱日】情人节礼物

我终于搞了我梦里的娇妻天童(?),我不管这就是真的!有硬转折,有上篇论坛体后续,毕竟论坛体szd好玩。



——已经十点了啊。
天童觉躺在沙发上,怀里抱着排球的抱枕。
——虽然没指望能拿到情人节礼物,但还是会忍不住想,若利君要是记得就好了啊。
天童觉把脸埋进抱枕里,忍不住开始回想当初交往时的样子。
——表白,是自己说的。在酒精的麻痹下吐露真心,本来以为会被若利君疏远的,没想到居然答应了,超幸运。不过一交往就被全队发现也是难受,被贤二郎瞪了快一个月啊,那段日子真的是太可怕了。
——接吻,也是自己先说的。一开始只是在若利君的房间里看漫画,看了一会忍不住开口问可不可以亲若利君,得到同意才敢吻上去。啊这么一想,若利君的唇从那时到现在,一直没变呢,总是又软又暖。不过若利君的嘴要是再严一点就好了呢,高三那年接受新闻部采访差点就把在交往这件事说出来了,还好机智的我去找了他们协商删掉。
——做/爱,第一次做这种事就是在情人节啊。大一那年,在东京合租的这个小家里被他拥抱。那时候的若利君技术真是差劲,嘛,不过现在是好很多了。
天童觉站起身,走到窗边看向外面的街道,暖黄色的灯光照亮了漆黑的夜,这千千万万灯光里,却没有一盏是属于自己的。
——已经快一个月了。若利君,是不是开始厌倦这段感情了啊,七年之痒之类的?嘛毕竟若利君以前是个直男,应该还是喜欢女孩子的吧。如果不是被我告白,若利君现在应该有家庭了吧,没准连孩子都有了啊。如果没表白,现在的我们应该还是挚友,每到周末没准还要弄什么聚会之类的……
天童靠在窗边,看着窗户上自己的瘦削的身影,慢慢低下身。
——我在想什么啊……
泪水一滴滴顺着指缝落到腿上,打湿了一小片布料。
——明明这种事,一开始就知道的……
“咔啦——”
门口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天童觉一惊,连忙背过身撩起衣服擦拭脸上的泪水。
“天童,怎么了。”
“啊,没事哦若利君回来的好晚啊,你要是再晚一点,我就要把给你准备的巧克力蛋糕吃掉了呦”
“抱歉。”
天童觉慢慢走到厨房,把冰箱里的巧克力慕斯蛋糕拿出来放到桌子上。
“天童,有件事我想现在对你说。”
“有什么事还能比吃美食更重要的呢若利君”天童觉低下头,拿起刀子切了一块蛋糕放在瓷盘里。
“因为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可以听我说完么。”
天童觉抬头看向牛岛若利,他还和几年前一样沉稳平静,贴身的家居服淡化了锐气,多了份柔和。这个相处几年的男人,要属于别的女人了么。
“可以哦果是若利君的请求的话”
——也是时候了。
“好的,那我就说了。”
——要跟最后的乐园说再见了。

“天童。”
“嗯。”
“请跟我结婚。”
“我知道了……嗯?诶!!!!”
“天童?”
“不是,等等,诶,为什么,诶?!?!”
“天童小声一点,会吵到邻居。”
“啊抱歉,有点过于惊喜了。”
“我以为天童会很开心,没想到把你弄哭了。”看着眼前的人笨拙的用纸巾擦拭自己的眼角的泪水,天童觉突然觉得,刚才在担忧的自己像个傻瓜一样,明明牛岛若利很爱天童觉,天童觉也很爱他。
天童觉笑了,边笑边用力的抱住了牛岛若利。
“天童?”
“若利君,”天童觉靠在牛岛若利耳边说道,“我愿意,而且我想跟你说我好爱你。”
“嗯,”牛岛抱紧了天童觉,轻轻的吻着他的额头,“我也爱着天童。”



算是番外吧(没想到这么短的短篇还能有番外)
①睡前对话
“话说回来,若利君突然袭击求婚什么的太吓人了,以后不要这样了还有是谁跟你说要你情人节求婚的啊”
“啊,这是一开始计划好的。”
“诶,难以置信。那若利君这个月不回家,是在忙着求婚嘛”
“是的。”
“都在忙什么啊”
“订购机票,预定教堂,通知亲朋,挑选对戒……”
“若利君好狡猾把要准备的准备好了,我也想参与筹办婚礼啊”
“天童要是想参与制作,我明天把婚礼安排表拿给你。”
“好~”
“天童。”
“怎么了若利君~”
“我爱你。”
“我也爱你~”

没想到吧还有第二个
②排球论坛某贴
……
1005L
参观神贴+N
1006L
参观神贴+N+1
1007L
?楼上你们在刷什么
1008L
楼上妹儿不懂了吧,这个帖子前面楼都是预言家,成功奶中牛岛跟高中队友的绝美爱情,他们上周刚完婚,答应我,一定要去看牛天婚礼VCR,x站有录播
1009L
牛天好牛天妙,早磕到就赚到!
1010L
镇楼图我还是好馋,虽然我馋牛岛身子不过不得不感慨牛天szd,牛岛吻他爱人的时候也太深情了吧,昏了
1011L
他俩结婚我真的能刷几百遍看不厌
1012L
谁不是呢
1013L
呜呜呜牛岛拉着爱人的手说[图片][图片][图片],太苏了,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会啊!
1014L
“觉,请把你以后的人生交给我吧”
这谁顶得住啊!
1015L
牛天szd
1016L
szd啊啊啊啊啊
1017L
有些人跟我说不相信爱情,我就把牛天安利拍在他脸上:你看,这就是爱情




没啦

【牛天·恋爱日】震惊!某排球论坛居然出现预言家,准确奶中牛岛选手的桃花

论坛体,有一点点兔赤,及岩及跟日向交际花(?)设定,因为很少就不打tag了。跟另一篇有一丁点关系,不过单独看也没啥。有一些设定bug希望别见怪,就当同人设吧。




首页>排球社区>交流区

【排球!】姐妹们快进来看猛男

1L   楼主

我昏迷了我鸡叫不止我为牛岛可以流三天三夜的水[图片][图片][图片]

2L 

谁家鸡笼没关好把楼主放出来了

3L 

呜呜呜我也可以了怎么可以有这么帅这么a的男人

4L 

纯路人,有一说一,这男的打球的样子好帅

5L

楼上不知道吧,这可是今年国家队小王牌牛岛若利,刚进国家队不久就被选上正选,发球特别有力,还是少见的左撇子攻手

6L 

我不懂排球不过我馋他身子,我下贱

7L

你下贱(我也是)

8L

你下贱(谁不馋呢)

9L

你下贱(好想被他压在床上惹)

10L

别骚了哥哥姐姐们,一会管理员来了咋办。

11L

凉拌

12L

话说楼主去哪了

13L  楼主

我还在馋他身子,呜呜牛牛妈妈爱你,等妈妈攒钱一定要买票去看比赛现场版

14L

男妈妈给我爬

15L

镇楼图长得真的好好看啊,有一种正直沉稳的感觉,看着像是会照顾人的类型哎

16L

别想了姐妹们,这种打体育的男的都是死直男,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17L

这我就要提出异议了。[图片][图片][图片]给各位安利我们世界第一帅气的阿根廷CA圣胡安队二传手及川彻!又温柔又宠粉!就是前段时间高调出柜跟一个排球教练在一起了呜呜呜

18L

哇楼上握手一起哭,呜呜呜我也是及川粉,他出柜那天我还在妄想我有机会,没想到出柜第二天就宣布有了爱人要去荷兰结婚了

19L

太惨了

20L

话说国内排球队好像蛮多出柜的哎,黑狼队的木兔光太郎就有同居的同性恋人,同队日向翔阳前段时间还被拍到跟国家队的影山飞雄举止亲密什么的

21L

诶楼上知道好多啊

22L

哈哈哈哈我多提一嘴,日向动不动就会有跟某队某成员举止亲密一起吃肉包晨跑的八卦哈哈哈哈哈,作为小太阳粉已经习惯了orz

23L

楼上的楼上,谣言止于智者,木兔只是跟高中时期的后辈同居不是恋人,望周知

24L

话说牛岛好像现在还没出什么八卦,上次看他的访谈说日常活动就是晨跑,吃饭,练发球,打比赛……他是机器人么

25L

木兔19年夏季访谈不是明确说过有在交往的同性恋人,上面的姐妹你清醒一点。

26L

啊这么说牛牛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八卦呢,呜呜呜我的乖宝,什么时候才能给妈妈带回来个儿媳妇

27L

他莫不是只喜欢排球

28L

噗——楼上你够了

29L

哈哈哈哈我咋觉得你真相了

30L

只喜欢排球也太真实了吧

31L

我记得牛岛有说过自己喜欢看jump,不算是机器人啦(同队影山才是bu)

32L

哈哈哈哈楼上快够

33L

诶牛牛喜欢看漫画么,真没想到哎

34L

据说是高中排球队友喜欢看,没事就跑去牛岛宿舍拉他一起看,慢慢就养成这个习惯了

35L

有点萌怎么回事

36L

牛岛肯定是直男,因为他跟我睡过

37L

牛岛肯定是钙,因为他跟我睡过

38L

楼上骚j们别骚了

39L

哎与其在这里骚,不如去比赛现场骚

40L

楼上莫不是想被抓进去,比赛现场骚万一影响场上发挥怎么办

41L  

呜呜呜这也太好看了,这肌肉线条,awsl

42L

昏迷了

43L

话说牛岛打比赛有,三四年了吧,这么长时间都没跟人交往过么……难道真的是机器人(误)

44L

哈哈哈哈哈我们家牛牛一心只有排球!谈恋爱什么的不需要!

45L

牛岛若利,不是说过一次有恋人么……

46L

?!

47L

?!

48L

?!

49L

打断!楼上的妹子记错了吧,这几年我一直是牛岛墙头,大小访谈都追过,不记得牛牛说过有恋人,而且如果有恋人的话,不应该早点说么

50L

楼上打断太坏了!我不是老粉去年才入了排球坑,我记得关于感情的问题,牛牛就回复过择偶对象的那个,其他都不做回答

51L

啊那个我有印象!牛岛说喜欢高一点红色短发笑起来很可爱的!自从看了那个访谈我就去染了酒红色剪了短发[图片]现在长了点

52L

楼上妹儿发色也太好看了!慕了快告诉我哪家做的

53L

那个啥,我印象真的很深的,牛岛学长确实有说过有恋人,在高中的时候

54L

高中?!那妹儿莫不就是……

55L

没错,我以前是白鸟泽学院的,比牛岛学长底一届

56L

我惊了

57L

哇,妹儿是从哪知道的?

58L

我那时候是新闻社的,高二的时候学校要求我们去采访排球部,我记得稿子里就有提问有没有恋人,牛岛学长说有,还说是排球部里的人

59L

妈耶

60L

我的天,我的牛牛高中就会谈恋爱了,我二十八还是单身

61L

不对啊,高中访谈我也有看,没这个问题啊

62L

是被排球部的一个瘦瘦高高的小哥哥拜托删掉了。这么一想,当初要不是那个红发小哥哥打断了采访,牛岛学长都快被我们问出恋人是谁了

63L

呜以前的牛牛有问必答,现在的牛牛学坏了

64L

我突然有一个不好的猜想……

65L

?楼上你咋了

66L

你们别说我也有点……

67L

你们说那个红发小哥哥……

68L

?楼上打住,你在想什么不该想的

69L

就,红发,高个……那个小哥哥莫不是跟牛岛关系很好……

70L

是很好啊,采访结束后,我记得他们一起去看漫画了

71L

我有点晕了,我好怕,我好像没有机会当牛岛夫人了

72L  楼主

我就去洗个澡的功夫,你们水了好多层,现在在说什么话题呢

73L

你最好是真的在洗澡

74L

在讨论牛岛可能是gay

75L  楼主

什么?!那我岂不是有机会了!话说你们怎么知道的啊

76L

你把楼全看一遍再来水帖啊,现在没心情给你解释

77L

往好处想,牛牛也没提这回事了,一定是分手了我还有机会还有机会还有机会呜呜呜呜

78L

我去翻了高中访谈,红发小哥哥应该就是这个了[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叫天童觉,笑起来是真的甜,如果是他的话跟牛牛还挺配的,哇还是难受我还以为我有机会……原来我性别就不配呜呜呜

79L

楼上妹儿来互相拥抱擦泪,男人哪都有,何必单恋牛

80L

我还是不信,如果是恋人的话,为什么不公布啊,装直男骗人感情有意思么

81L

楼上语气放好点,谁骗你感情了,自作多情要不得靴靴

82L

等一下,那个红发小哥哥我见过的!他去看过好几次牛牛的比赛!

83L

???

84L

我已经麻木了,还有什么爆料来吧,朝我开炮吧!!!

85L

楼上妹儿克制一下自己啊,你控几你记几啊!

86L

爆料的妹儿真的确定是你看到的人是牛牛高中时期的队友天童觉么

87L

我对那个小哥哥笑起来的样子印象十分深刻所以不会错的!就是那个叫天童觉的小哥哥,我还偷偷拍过一张背影[图片],明天就删,别把这图转出去啊

88L

衣品好好啊,这个鸭舌帽我哥也有一顶

89L

又高又瘦……红发……我泪了,我的牛牛不会真的是gay吧

90L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机会来了牛牛等妈妈去爱你!

91L

男妈妈给我爬

92L

妹儿是怎么认识的那个红发小哥哥啊,突然疑问

93L

我是白鸟泽学院的学生啦,今年高二,有一次去看牛岛学长的比赛,因为没来得及换衣服穿校服就去了。那个小哥哥就坐我前边,他看到我的校服就对我说:“你是白鸟泽的学生么。”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94L

那是真的巧啊

95L

听你们这么一说我也有点印象,每次牛岛比赛前排好像都有一个又瘦又高的小哥哥

96L

我也有点,那个小哥哥还是坐在第一排的,每次到场我都好酸,我也想坐在前面看排球

97L

等会……排球场第一排不是留给球员家属的么……没人预留才会外售……

98L

我已经开始哭了,我知道我是真的没有希望了,明天就是情人节了干嘛要这么对我

99L  楼主

我翻完了,我泪了,虽然我不能跟牛岛在一起,但我还是可以馋他身子,努力攒钱买票!

100L

都水到一百楼了,你们也是厉害

101L

哎难受,做个梦,万一他们哪天分了,我们还有机会(?)

102L

楼上你好恶毒,换个角度想,那个红发小哥哥还蛮配牛牛的,都是打排球的,相处时间也久,这对cp我嗑了

103L

今天牛牛缺了个妈妈粉,多了个cp粉

104L

话说这对cp要叫什么啊,牛岛若利和天童觉,若觉么

105L

叫牛天吧





占tag抱歉 别圈小斗士别看这条我这条就是骂你们的

我看了两天了,那些退圈的,发表言论的,说再见的,你占着tag一句抱歉都不说就在那里叭叭叭?是产出的太太要走我难过你再见我祝福,都是看文的,你要走了还来矫情的发个同人的tag?咋回事,要走走呗,我拽着你腿了?

怼着同人的tag叭叭叭的外圈小战士,我就奇了怪了,你不应该在作品tag里说么,你在同人tag里说什么?世间迷惑行为。还有说产出同人给作品加热度?我寻思好几天了,应该没有人不知道我英作者是个傻逼了吧,这种情况还能有新人加进来么?能留在圈里的都是舍不得俩小男生的。产出都是打胜出tag的,我没见过打别的tag产胜出的,那这也算是一种圈地自萌吧,那既然我们在胜出这一亩三分地里呆着,别圈小斗士就别一个劲来了

辱华事件是真的,作者是个傻逼,但盯着国人骂的,说风凉话的,有太太组织了外网联合抗议吧,有意见,为什么不去那提,想骂傻逼作者,为啥不在他能看见的地方骂,而是盯着国内太太骂?

跟自家暗香的合照,哇以前删了好多现在翻翻找找也就这么点了,以后多拍几张